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第五章 晚饭风波 (上)(1/2)

文/灵婉兮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 | 本章字数:1868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txt下载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重生之竹马贤妻女帝本色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重生抗日年代之刘婉绣色可餐良婿重生之贤臣难为

“老爷,该用晚膳了。”张老爹说的正起劲,门外一名家丁禀报道。

“白易呐,你可要记住为父今晚的话,今后你若金榜题名,我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张老爹擦拭一下已经老泪纵横的双眼,“时辰不早了,跟为父去正厅用餐吧。”

“是”张白易应了一声,

耷拉着脑袋跟在张三金后面往正厅走去,至于张老爹说的光耀门楣,金榜题名云云则完全没有听进去,在21世纪的张白易眼里,金钱远比名利重要的多。

穿过长长的游廊,张三金父子二人来到正厅,正厅餐桌上已经坐了四个人,正堂位和餐桌末尾各留一个位置,无异正堂作为是一家之主张三金的座位,而尾座则是张白易的。

张大少爷径直的走到尾座落座,尾座紧挨着表弟崔成文。张白易早已又累又饿,端起面前的饭菜就要往嘴里送饭,

忽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老爷都还没落座,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先吃。”

紧挨着首座的大娘正冷冷的盯着端着饭碗的张大少爷。

作为21世纪的现代人早已经跟自己的父母抛开代沟称兄道弟了。

古代人最遵守孝道和礼仪,张白易想道此处,默默的放下碗筷。

“某些人长大了,翅膀硬了,也不跟大娘,二娘请安了!”二娘阴阳怪气的说道,眼睛只是盯着面前的饭碗,像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却是极其尖利,任谁都听的出来,某些人说的是张白易张大少爷。

“白易跟大娘,二娘请安了。”张大少爷听出了大娘,二娘对自己的不满,但还是忍着性子跟二位娘亲请安。

张三金的大夫人是老秀才朱友才的女儿,朱友才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朱文是东升中学的夫子,朱友才年轻的时候是个穷秀才,家里穷困潦倒,几乎揭不开锅,朱友才当时非常反对张三金追求朱秀秀,读书人自视清高,看不起满身铜臭的商人,后来朱友才的老伴因得风寒无钱看病几乎病死,朱友才不得已以三箱珠宝作为彩礼把女儿下嫁给张三金,朱秀秀仗着自己是读书人出身看不起张三金,经常以恶言相对,后来发现自己不能生育才对张三金的态度有所改观。

后来张三金娶了老衙役麻五的女儿麻小芹,麻小芹自持父亲跟官家沾了点关系,觉得也是高人一等,看不起争名夺利的商人,嫁给张三金却不肯生育子女。

无奈,张三金又娶了同样是商人高承德的女儿高慧颖,高慧颖从小受父亲的熏陶,耳濡目染沾染了商人的品质,嫁给张三金后不肯在闺房做一个美娇娘,经常出海为张三金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后来张三金干脆把江南布匹和瓷器的生意交给高慧颖打理,五年的时间高慧颖便垄断了江南布匹和瓷器的生意,高慧颖在外打理生意一年就回家一次,背后被人称为生意场上的女霸王,合作人都羡慕张三金娶了一个贤内助。

朱秀秀和麻小芹看不起商人出身的高慧颖,更看不起高慧颖的儿子张白易,经常给张大少爷冷眼和讽刺。

“好了,吃饭吧。”张三金平时也因两位夫人的出身,对其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有希望成为一个读书人,便不能放任两位夫人对自己这个儿子太过刁难。

张老爹发话了,张白易便不再客气,端起饭碗便猛吞虎咽的往嘴里送饭。

“如猪拱食,真是有辱斯文!”崔成文一脸嫌弃的看着张白易,感觉不适,又挪了一下凳子离的更远一些。

卧槽,读了两年书便目中无人了!

“成文表弟不愧是读书人,骂人都那么文气!”张白易也不生气咽下口中的饭,抬头看着崔成文一脸笑意说道!

被人说成是读书人,崔成文一脸得意!

“就是不知道我是猪的话洁妤姑姑又是什么,大娘,二娘是什么,你又是什么?,?”张白易继续说道,

“你……”紧挨着崔成文身边的美貌妇人猛然起身指着张白易气的嘴唇发抖!

大娘和二娘也是一脸怒气的看着张大少爷,

“洁妤姑姑指我作甚,又不是我说您是猪,说您是猪的是您儿子!”

哼~以为本少爷还是以前那个欺软怕硬的张白易么,

“娘,大舅母,二舅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崔成文慌了,赶紧解释道!

平时崔成文讽刺张白易,张白易都当做没听到一般,没想到今天张大少爷突然针锋相对,弄的崔成文有些措手不及,

四人如吃了苍蝇一般,脸色涨的通红,却又不好说什么!

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哈哈……

张老爹赞赏的看着张大少爷,张三金也知道自己这个外甥经常刁难张白易,当时张大少爷不争气,张三金也懒得管,没想到这次自己的儿子竟然有这般急智。

作为一家之主也不好把气氛弄的太僵,开口道,“好了,吃饭吧!”

张老爹发了话作为妹妹的张洁妤不能不给哥哥面子,对张白易冷哼一声慢慢的坐回了凳子上。

正厅一下静了下来,只有嗦嗦的吃饭声,气氛很沉默,

“文儿,你最近不是又做了一首诗想请教你朱舅母吗!”一直吃饭的张洁妤突然打破沉默道。

张洁妤说的时候斜眼轻蔑的看着张白易,“又”字咬的极重,

为了卖弄学问崔成文经常饭后众人未散之际向朱秀秀请教诗词,朱秀秀仗着读书人的出身也是有模有样的指点崔成文。

古人言:食不言

状态提示: 第五章 晚饭风波 (上)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四章 便宜老爹 返回《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目录下一页:第五章 晚饭风波 (上)(1/2)(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