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第三十七章 众矢之的(1/2)

文/灵婉兮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 | 本章字数:1850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txt下载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重生之竹马贤妻女帝本色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重生抗日年代之刘婉绣色可餐良婿重生之贤臣难为

台上的杜荀鹤穿一身惨绿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惨绿少年的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少年瞳仁灵动,水晶珠一样的吸引人。

下面一片骚动,惊诧于眼前貌不惊人的少年能吟出五马诗来,而少年仿佛置身事外,面色不惊,

西昌马对杜荀鹤甚是满意,

跑马儒生下台后,杜荀鹤也跟着走下了台,顿时被一群花季少女围在中间询问家中情况,惹得杜荀鹤面红耳赤,颇觉不好意思,

醉花楼画舫内的楠竹钰几人对杜荀鹤甚是羡慕不已,不但是羡慕他的才华,更羡慕他身边围着如此之多的少女们,

杜荀鹤面前的挣脱少女们的魔爪,躲进一个不期限的画舫内,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佳人爱才子,这是这个时代的特性,不像自己所在的那个时代,美女只爱高富帅,

说来也可笑,自己现在成高富帅了,美女竟然喜欢才子去了,不喜欢满身铜臭的富家公子了,张大少爷有些无奈,

“快看,有一个人上台了,”不知谁叫了一声,众人目光才从寻找杜荀鹤的身影中拔了出来,

上台的是一位少年,少年身材高挑秀雅。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fēng_liú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正一步一步的向台上走去,仿佛他不是来应题的,像是来游玩的。

少年走到台上也不行礼,直接开口说道:“我叫王贞白,所作一首《光阴》”

“哗,王贞白,没想到他也来了,”

“王贞白,王公子”台下的少女像疯了一样往台上的方向涌去,便挤便大叫着王贞白的名字,就跟现代的追星族见到明星如是,

“王贞白是谁?”张大少爷好奇的问道,

钟旭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大少爷,“王贞白你都不知道?”

苏九儿也有些诧异的看向张大少爷,

“我应该知道吗?”张大少爷疑惑道,

“王贞白是书香世家王家少年一辈的天才与你之前见到的白耀文一样都是江南四小才子之一,”楠竹钰给张大少爷解释道,

喔~,原来是少年派的四大天王啊,怪不得那些少女把持不住呢,人长的帅,还出身名门,又是少年得志。

一些身体强壮的书生堵在登台的台阶上阻止向台上攀爬的少女,

王贞白不理台下少女们的疯狂举动,做过自我介绍后边走到台前开始吟诗了,“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不是道人来引笑,周情孔思正追寻。”

若王贞白要拜入自己门下西昌马当然高兴的手舞足蹈,

西昌马极力克制着冲上台去收王贞白入门的冲动,激动的山羊胡子一直抖擞着,

“快看,五匹马,又是一首五马诗,”台下有人叫了一声,

台下才子们的热情达到了高潮,紧挨着两首五马诗刺激到了台下的众才子,

看着状若疯狂的才子佳人们,张大少爷心中感叹道,明星效应不可小觑,

“不知张公子的才华比之王贞白如何?”苏九儿突然问道,

“白易文采疏浅,不敢,”

“一个商贾之子怎能与书香世家的天才想提并论!”张大少爷话刚说到一半,一旁的江童就抢着说道“定是与之是天壤之别,与之比若邯郸学步,井底之蛙也。”

卧擦!!!这个江童貌似看自己很不顺眼啊!

“不就个五马诗?本少爷信手拈来,”张大少爷说过后就有些后悔了,但又不能失了面子,昂首挺胸的直视着江童,

“说大话也不臊得慌,”颜力冷哼一声,“要是真有那本事你登台吟上一首,也不指望你能吟出五马诗来,你就算能吟出一马诗来就算你赢,我们两兄弟给你磕头下跪赔不是,但,要是你吟不出一马诗以后见到我们俩你就得绕道走。”

“哈哈~~”两人说着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卧槽!俩人合攻我啊。

我虽然不会作诗,但我会吟啊,之前背的诗词不知道能达到几马的水准,

“好,你们两个记住刚才说的话,”张大少爷说完出了画舫硬着头皮向船台上走去,

楠竹钰有些担心的看着张大少爷,想拦着,最终也没有伸出手去,

苏九儿则是有些期待的看着张大少爷的背影,真希望他能吟出一首五马诗来,

“在下林义,所作一首《生年不半百》”

少年书生林义高声吟道:“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後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一个人活在世上通常不满百岁,心中却老是记挂着千万年后的忧愁,这是何苦呢?

既然老是埋怨白天是如此短暂,黑夜是如此漫长,那么何不拿着烛火,日夜不停地欢乐游玩呢?

人生应当及时行乐才对啊!何必总要等到来年呢?

整天不快乐的人,只想为子孙积攒财富的人,就显得格外愚蠢,不肖子孙也只会嗤笑祖先的不会享福!像王子乔那样成仙的人,恐怕难以再等到吧!

从全诗来看,这首诗即以松快的旷达之语

状态提示: 第三十七章 众矢之的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三十五,六章 争夺诗魁 返回《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目录下一页:第三十七章 众矢之的(1/2)(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