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第二十六章 野炊(1/2)

文/灵婉兮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 | 本章字数:1839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txt下载 |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重生之竹马贤妻女帝本色末世辣文炮灰修真记重生抗日年代之刘婉绣色可餐良婿重生之贤臣难为

张白易上前一步学着小和尚的口吻对小和尚说道:“小屁孩儿,你听好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南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是一首诗中有画的写景诗,又是一首哲理诗,张白易剽窃苏轼的《题西林壁》改了诗中的庐山为南山,一位却又异曲同工之妙,哲理蕴含在对南山景色的描绘之中。

前两句描述了南山不同的形态变化。南山横看绵延逶迤,崇山峻岭郁郁葱葱连环不绝;侧看则峰峦起伏,奇峰突起,耸入云端。从远处和近处不同的方位看南山,所看到的山色和气势又不相同。

后两句写出了作者深思后的感悟:之所以从不同的方位看南山,会有不同的印象,原来是因为“身在此山中”。也就是说,只有远离南山,跳出南山的遮蔽,才能全面把握南山的真正仪态。

此诗语浅意深,因物寓理,寄至味于淡泊。写作手法更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众人听吧,细细的品味着张白易咏出的诗句,被诗句的意境深深吸引。

“好,”

良久,江哲叫了一声,

小和尚没想到张白易年纪不大诗才竟如此之好,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少爷--”

“公子--”

“小姐--”

远处过来五个人,正是张大少爷五人的随从,只见张二狗拎着两只山鸡兴奋的朝这边跑来,后面跟着小环和三个随从,

小环手里抱着一把琴,另外三个随从一个随从手里提了两条鱼,一个随从手里提了一条灰色的野兔,另外一个手里拿着叉子和一包作料,

这是要野炊啊,张大少爷看着他们手里提的野味早已食指大动,

刚下车的时候见苏九儿对那几人吩咐着什么,原来是让这几个随从去打野味去了,苏九儿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像是个淑女,原来也是一个好玩之人,

小和尚有些自觉无趣,又横躺在峭壁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自娱自乐去了,

张二狗和另外三个随从来到苏九儿众人的身旁把野味和作料放在一块空地上,然后去远处捡了一些干材回来,

张白易几人来到不远处的山泉旁席地而坐,

苏九儿将琴布扯开,将琴横放在面前,

“铮--”苏九儿试了一下音,

“九儿姑娘一人弹琴太过无趣,我给九儿姑娘伴奏吧!”江哲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支萧来,

东方关与楠竹钰面色一呆,真恨自己出门没有带一支萧来,

苏九儿向江哲点头示意,开始拨动琴弦,

如水的琴声悠然响起,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现场的每一处空间。琴声悠扬的像山间的泉水,哗哗地流着,不时调皮地激起一朵朵浪花,碰碰岸边的石头,打个招呼,说说悄悄话,然后继续向前流去。

苏九儿琴声响起的同时江哲的萧声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回旋婉转,箫声渐响,恰似吹箫人一面吹,一面慢慢走近,箫声清丽,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

张白易三人静静的听着二人的奏曲,陶醉其中,

张二狗和三个随从也乐此不疲的宰杀着打来的野味,

张大少爷闲的无趣也加入到了张二狗他们的战团,

“张二狗,快去打些热水,”张大少爷指挥着张二狗道,

“少爷,您现在是斯文人了,可不能像我们这些下人一样,您快到一边歇着吧!”

“废什么话,叫你去就赶紧去,”张大少爷一脚踢在张二狗的屁股上,

张二狗打来一盆热水,张白易把山鸡放入热水中烫了烫,把鸡毛拔的干干净净,取出内脏,

用泉水洗干净,用刀背将鸡腿的骨头敲断,在鸡腹中放盐,胡椒等调味料。将调料揉搓到鸡肉中。

然后用荷叶把鸡包裹起来,外面涂上一层厚厚的泥巴,张二狗和三个随从好奇的看着张大少爷,

“少爷,你在鸡身上抹泥巴干嘛!”张二狗好奇的问道,另外三个随从也好奇的看着张大少爷,

“等下你就知道了,”张白易神秘的说道,

“你们几个将那些野味也都宰杀清理下,将内脏和秽物挖坑埋起来,处理干净。”张大少爷吩咐下就拿着火种走开了,

张大少爷找了一块空地在地上挖一个和鸡大小差不多的坑,把鸡放进去,在上边烧起一堆火,

张二狗他们宰杀的也很快,不一会就拿来用叉子插好的两条鱼和一只兔子,张二狗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一只用叉子插着的山鸡,

张白易帮忙升起一堆火,张二狗四人支起一只烧烤架来,将插好的野味放在火上烧烤了起来,

这个时候苏九儿琴声也刚好停下,几人见这边忙的差不多了也都围了过来,

“竹叶饮为甘露色,莲花鲊作肉芝香,嗯—真香啊!”江哲大赞道,

“素娥辉淡绿,酥融香透肉。”楠竹钰也吟了一句诗,

“鱼香肥泼火,肉细滑流匙。”东方关也不甘落后,

就知道吟诗也不过来帮忙,真是的,张大少爷鄙视了一下这三人,

“再等等,马上就好,”张大少爷说着往兔子肉上洒

状态提示: 第二十六章 野炊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傲慢小和尚 返回《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祸!》目录下一页:第二十六章 野炊(1/2)(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