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战记第八三四章 未知才是最危险的(1/2)

文/陈词懒调
原始战记 | 本章字数:1887   | 原始战记txt下载 | 原始战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我们的欧洲杯玛法档案开荒笔记官人请还俗九重战天重生青梅逆袭记

稷居给邵玄说了说这个人的来历背景,至于见不见,由邵玄自己决定。ran?en .?r?a?n??e?n?`

稷居的这位老朋友,是易家人,名为易介,是易琮的祖父。易家出事之后,易介在内部冲突中受了重伤,被稷居接过来养病,要不然,以易介的情况留在易家是死路一条。

将邵玄带到一处,稷居打开门,便见到了里面躺在卧榻上的一个头发全白的老者,看上去情况并不好,身体虚弱。呼吸无力。

见到邵玄过来,易介艰难地坐起,仅仅只是坐起的动作,就耗费了老大气力。

邵玄看了看易介的神情,并未从他眼中看到仇恨,更多的却是探究。

似乎看出了邵玄的疑惑,易介扯出个笑,身体因同族人内战而遭受的伤痛,让这个笑有些难看,再加上面对邵玄,易介的心情本就复杂,表情更是怪异。

易琮是死在炎角的,甚至,易其的死这里面也有一点邵玄的因素在内,不过,更多的原因还是易祥以及他们易家实力不如人,若是没有邵玄,易家死在易祥手里的人更多。

“我就想问问……易琮的事情。”易介说话有些艰难,很慢,声音也不大,但吐字清晰,邵玄能听到。

邵玄是看在稷居的面上才过来的,易介帮过稷居许多次,尤其是在寻找作物这上面,易介帮了大忙,与稷居的交情不错。只是,邵玄没想到,易介竟然会这么平和地提起易琮的事情。

虽然诧异,但邵玄还是将易琮当时的情况说了说,从易琮答应以俘虏身份去炎角开始,还有后面与易琮的交易。

易琮可以算是自杀的,明明能够活下来,却选择那样的方式。

易介闭着眼睛听邵玄的讲述,掩住了所有的情绪,待邵玄讲完,再睁开时,眼中已经平静下来了。

缓缓喘了几口长气,易介道:“你此次来王城,可有再卜筮?”

邵玄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否认,“有。”

“如何?”顿了顿,易介意识到自己问得有些含糊,又加道,“关于回程的卜筮结果。”

“没有卜出。”

“卜筮失败?还是……成功了却没有任何结果?”易介又问。

“后者。”就算结绳成功,但绳结却看不出任何意思,如乱码。

如今卜筮的能力大增,邵玄甚至可以卜出盗七所在的位置,却无法对回程卜出任何事情,这个邵玄一直在疑惑,他也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只是尚不能找到答案而已。

来之前的卜筮,绳结并没有显露出任何超过他们能力的危险存在,但现在,离回程越来越近,结绳卜筮的结果依旧是老样子,这与邵玄的直觉不同。

邵玄直觉有危险,并且,在直觉与绳结之间,他更相信直觉。直觉令他避过了从小到大所经历的那些危及性命的危险,而卜筮不过是从其他部族那里学来的技巧,易家人比他更擅长。

这也是邵玄并不想在王城久留的原因,原本的打算是让炎河流域的众人好好看看王城,对以后炎河流域的发展有好处,既然有野心,眼界便不能只留在小小的栖居地。认清自己才能走得更远,过度膨胀只会毁灭得更快。

但来这边之后,越来越不安的感觉让邵玄改变了想法,晚宴时候让归壑他们直接回去而不是带他们来这边看看有名的金谷田庄,就是让他们回去准备,可能要提前离开了。

“未知,才是最危险的,此行小心!”易介盯着邵玄的眼睛,几乎一字一顿地强调,“能做到改变卜筮结果的,只有易家人!”

而如今,易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王城这边一个都没有!

沙漠,易祥!

邵玄几乎立刻就对上了这个名字。其实他在直觉回程不会太顺利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诸多可能,其中也思考过遇到易祥后如何应对。现在易介的话,几乎是确定了,这次的危险来自于易祥。

能做的已经做的,易介帮不了太多,他同样没有卜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但他是易家主支的人,知道的更多,明白这其中可能有人在故意干扰。

“那个孩子叫易策?好,很好……”易介眼中有泪,只是多余的话却不再说了。知道易策在炎角生活得很好,便够了。倒不是他满足于此,而是因为,他是易家人,即便现在无法卜筮,也能根据邵玄所说,推测出更多的事情,无需多问,便能推出易策现在的情况。这一次见面的目的,也就完成了。

邵玄知道,易介要对他说的话已经说完,为的,也主要是易策。

没有久留,邵玄打算连夜回去,看看炎角那边的情况。稷居也不勉强,派人送他进城,这时候城门已经关了,没有稷居的人护送,邵玄未必能轻易进城。

等邵玄离开之后,稷居想了想,还是问易介,“你真不介意易琮的死?”

当年易介有多在意易琮,稷居是知道的,其实易家论血脉亲情,相比起其他部族来说要稍稍淡一点,众多孙辈中,易琮能得到易介的重视,当然是因为易琮的天赋。易琮是易介一手培养起来的,也寄予了很大希望,甚至,易介想过,让易琮将来去争家主的位置。

只是,易琮的死令人唏嘘,也让一部分易家的年轻人暗喜,他们少了一个竞争者,一直压他们一筹的人,终于翘辫子了。

极少有人知道,易琮将自己儿子带出家族,放在炎角。

易琮的安排,易介是后来才知道的。一开始他不明白为何易琮会那么做,

状态提示: 第八三四章 未知才是最危险的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八三三章 再遇稷居 返回《原始战记》目录下一页:第八三四章 未知才是最危险的(1/2)(快捷键→)